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阳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山林野汉 三  

2013-03-12 10:36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老田头一愣,心想这孩子怎么没头没脑地问起这个了?但当他接触到黑蛋盯着他的眼神时,心里咯噔一下,想:“坏了!是不是昨晚说的话让这孩子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强装镇定穿好裤子,坐在那边穿袜子边说:“哦,那个。你麦大叔救过我的命,然后就成了生死交情了。你也赶快起来吧,别懒被窝。”

    穿好鞋,老田头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黑蛋望着他的背影觉得自己和老田头隔的如此遥远,老田头有马寡妇,现在又有传奇骁勇的麦大叔,他黑蛋算什么呢?他甚至感到了一丝伤心。可是当清晨他望着近在咫尺的老田头,又被深深吸引的不能自拔。他沉睡的样子如此安详,黑蛋甚至有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。

    黑蛋握着拳头狠狠地说:“我一定要得到老田头,一定。”

    此时正在雪地里行走的老田头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大喷嚏,他揉了揉鼻子说:“操,一大清早,哪个相好地又在念叨我了?” 老田头在路上走了好一阵子,就看见麦大叔带着那三个小青年远远的走了过来,收获颇丰,尤其是两只红色的火狐狸,毛色鲜艳,一看就是上等货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称赞的话,他让三个小青年先走了,说有事和麦大叔商量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远了,老田头把麦大叔拉到树林里,笑眯眯的看着他。麦大叔一脸的沉静,等着他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黑蛋可能知道我们的事了。”,老田头说,期待地看着麦大叔的脸,想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。可麦大叔只是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,一张平静的脸上再没有了多余的表情。

    老田头有些失望气馁地说:“我操,你都一点都不担心害怕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根本就没一点担心害怕的样子,那我为什么要担心害怕呢?”,麦大叔眯着眼睛说。

    老田头一下被堵的没话说了,他摸着下巴上的胡子发了一会呆说:“你个老狐狸,因为我发现那个臭小子可能喜欢男人,今天早上我穿裤子的时候他一直盯着我看。我到他被窝里掏他那里他连挡都不挡。”

    老田头说到这,忽然发现麦大叔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黑的跟乌云密布的天空似的。他连忙解释说:“我也不是为了摸他那里才去掏他的,我就是想开个玩笑,就摸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麦大叔沉着脸说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然后呢?”,老田头面红耳赤的说,“然后我就放开手出来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出来找我呢?”,麦大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老田头,看得他心里直发毛。

    “你干吗用这种眼神瞧着我?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不喜欢男人,可我知道你喜欢,这么多年你一直就那么忍着。所以我一发现黑蛋可能喜欢男人,就想到了你,你们两个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老田头晃着大脑袋正说到得意处,麦大叔忽然重重的一拳打在了他肚子上,老田头捂着肚子就弯下了腰,麦大叔又在脚下使了个绊子,上面用手一推,老田头四仰八叉就平摔在厚厚的雪地上了。

    然后麦大叔一言不发地扭头就走了。

    老田头望着他的背影喊:“老麦,你他妈这算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麦大叔连搭理都不搭理他,头也不回地走远了。

    老田头无力地躺倒在雪地上,望着湛蓝的天空,自言自语地说:“十多年前你救过我,知道你喜欢男人才跟你做了一回,谁知道你到现在还记着。唉,黑蛋那个孩子不好吗?老实憨厚,身强体壮,你考虑一下也行啊,上来就揍我,摔我,操!”

    他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脑袋,叹息了一声说;“唉!可愁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不知道,比这更让他发愁的还在以后,还有以后的以后。

    他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雪,慢慢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到护林所,大家都在等他吃饭。麦大叔依旧沉着脸吸着烟,黑蛋热情地帮老田头盛饭拿馍拿筷子,热情得让老田头浑身都不自在。麦大叔一直面无表情的瞪着他,反倒好像他做了什么错事似的。

    这顿饭吃的那个累啊!

    吃了饭他连忙牵出了马,说四处转转,察看一下树木。黑蛋嚷着要和他一起去,老田头叫他和麦大叔去下套子,然后老田头一挥鞭子,打着马,逃也似地跑开了。

    等到天黑吃了晚饭,老田头又想出了新花样,他非要和麦大叔调过来睡,这样麦大叔就和黑蛋挨在一起了。望着麦大叔无可奈何的脸,老田头高高兴兴地躺倒了,睡的别提多踏实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下可苦了黑蛋了,心里跟猫抓一样难受,直挺挺躺在被窝里到了半夜也睡不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一只大手摸索着爬上了他的身上。黑蛋首先想到的就是这只手的主人肯定是对男人感兴趣的麦大叔。出于对麦大叔的嫉妒,他本能地一把抓住了那只手。但让他吃惊的是,手的主人不是他认为的麦大叔,而是和他同一个被窝的老赵! 黑蛋抓着那只手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,正在犹豫,却听到老赵发出了沉重的鼾声。黑蛋明白,这是老赵在给自己台阶下,一切都在黑蛋的一念之间。黑蛋心里忽然变的很疯狂,老田头今天有意的疏远让他感觉到委屈,难道老田头心里只有一个麦大叔?一种类似于报复的念头在他心里滋生着,他也可以找一个人的,天下不只有你一个老田头。

    他轻轻放开老赵的手,老赵的鼾声立刻停止了,把身子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一个血气旺盛的年轻人把自己亲自交到另一个人手里以后,起主导作用的就不再是感情而是最原始的欲望。

    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,打乱了黑蛋心中对这种事的诸多场景和剧情的激情想像。他很容易就被这种单纯的感官上的刺激俘虏了,被情欲彻底吞没了。

    当他们风平浪静,悄无声息之后。黑蛋旁边的麦大叔,慢慢张开了眼睛,他把把熟睡中的老田头轻轻搂在怀里,用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肚腹。老田头嘴里发出梦中的含混呓语,把身子往麦大叔怀里靠了靠,鼻息均匀,香甜的沉睡着。

    麦大叔在他的肩膀上亲了亲,怀抱着这个粗糙直爽的血性汉子,麦大叔的眼里又想掉泪了。这个连男女情爱都不甚了解的憨爷们,该怎么让他明白男人之间的爱情,该怎么告诉他,自己不是喜欢男人,自己喜欢的只是一个老田头而已。他不敢说,他怕吓坏老田头,他不想老田头的快乐豪爽的心带上负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早,老田头最先在麦大叔的怀里醒来了。他看了看熟睡中的麦大叔,发现他的眼角竟然有梦中的泪痕,还有一滴泪珠在他的眼角凝结着,象还没有跌落的心痛。

    老田头叹了口气,轻轻替他擦去那滴眼泪,喃喃地说:“我的傻兄弟,你这是何苦呢?老哥哥明白你的心意了,反正咱们也活到这把年纪了,脸面还能撑几年?可别再这么伤心了,瞧你可怜的,让老哥哥这个心疼。”

    他正这么絮絮叨叨的说着,那边黑蛋直挺挺地忽地坐了起来。老田头吓了一跳,从麦大叔怀里挣出来说;“你个二楞子,大清早的诈尸呢?”

    黑蛋闷着头说:“我要撒尿。”,然后就光溜溜的爬出被窝下炕出去了。

    老田头瞪着大眼看着他的光身子,惊讶的嘴都合不拢了。他跳起来,蹦过去,一把掀开老赵身上的被子。看到老赵果然也是一丝不挂。老田头立刻眼冒怒火地骑到他身上,掐住了还在睡梦中的老赵的脖子。

    在老赵迷糊的睁开眼的瞬间,他狠狠地问:“你是不是把那个孩子糟践了?” 他这么一嚷嚷,那边春柱,小麦,还有小张都被惊醒了。春柱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说:“老田大爷,你骑在光着腚的老赵大爷身上干啥玩意呢?”

    麦大叔此刻也醒了,却眼不见心不烦的又把眼一闭,干脆扭过去身子了。

    老田头只好硬堆起平时的威风瞪着春柱说:“问什么问,没看见我正掐着他脖子吗?这个老小子偷穿我裤衩,这不,我刚给他扒下来!操!上山也不多带条裤衩,偷我的穿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原来是这么回事啊?我还以为……”,春柱脸上闪过一丝坏笑,打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什么?”,老田头瞪圆了那双鹰眼,虎视眈眈,其实又是色厉内荏地说:“你以为我想女人想疯了,逮着个人想办那事?操!瞧你细皮嫩肉的,我就是要找也找你啊,我会找这个干巴巴的老棒子?”

    春柱立刻羞红了白皙的小脸儿,低声咕哝了一句:“老骚驴。”

    老田头更来劲了,涎着脸说:“吆呵!脸红了呵,更招人待见了,小麦啊!今晚你和你麦大叔睡,我要好好疼疼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春柱啐了一口,砸过来一个枕头。

    小麦笑呵呵地说:“得了,老田大爷,瞧你那嘴损地。不就是裤衩吗?我带了好几条呢,都是新的,给你一条。你还不赶紧放了我赵大爷。”。

    老田头借坡下驴,站起了身子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黑蛋又咣叽推开门光溜溜的进来了。老田头一见,立刻一个头两个大。春柱他们瞧着黑蛋也直发愣。

    “黑蛋,咋你也光着?不会也是让老田大爷把裤衩给扒了吧?”,春柱哈哈笑着说。

    搞不清状况的黑蛋一下愣在那了。实际上他是听到了老田头那些情意绵绵的私房话,心里酸的难受才一赌气坐起来,没想那么多光着就跑了出去。他哪会想到就因为他这么一光竟惹出了一屋子这么大的麻烦。他抬眼望望老田头,希望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。可老田头心虚,不敢看他,只管低着头去接小麦递过来的小裤衩。

    黑蛋就故做无知地说:“没有啊,是我想换裤衩,脱下来了忽然又想撒尿就这么光着腚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他自己听着都觉得二百五,可他没辙,只能硬着头皮往上顶。

    “怎么一大早的你们都古里古怪的?”,春柱皱着好看的眉头说。

    “操!哪里古怪了?几个大老爷们在一个屋里睡,一个炕上滚。冷不丁露出个三条两条那物件来有什么好奇怪的!”,老田头粗着嗓门说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对黑蛋说:

    “再说你这孩子,就这么出去撒尿你也不怕冻着?瞧你那傻劲,肯定小时候脑袋瓜子被熊掌给拍过。”

    黑蛋蔫蔫的钻进被窝躺好.老田头也回到麦大叔的被窝,麦大叔却猛地坐起来,穿上衣服下炕走了。

    屋外传来他吆喝马的声音,随着一阵渐远的马蹄声,老田头知道他骑马离开了。老田头忽然觉得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直到半下午麦大叔还没有回来,老田头呆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牵出马跨上去跑了起来。雪野无边,阳光下耀眼的白茫茫一片,老田头努力辨认着雪地上的各种新老足迹,选了个方向,策马飞奔。

    跑出老远,依然不见麦大叔的踪影。但方向似乎没有错,新鲜的马蹄印只有一行,应该就是麦大叔留下的。老田头打马继续往前走,正走着就听见路边的树林里传来“笃”,“笃”的一下一下的敲击声。凭经验他就知道,这是有人砍树的声音。

    寻着声音摸过去,就见两个汉子正在砍一棵已经被放倒的红松的枝杈。老田头下了马,摘下肩上的枪端着悄悄走过去。一看,认识,是丰跃村赶大车的老鞭子。

    “喂!老鞭子!你他妈不在家好好呆着跑这来砸我的饭碗来了?”,他大声吆喝着。

    老鞭子和他儿子一惊,停下来望着老田头发呆。

    老田头走过去,一人给了他们一脚,说:“罚款,然后拘留。”

    老鞭子眨着单眼皮的小眼睛:“大哥,就这一回,树我们不要了,放了我们吧。”

    老田头见他们只放倒了一棵,也不愿意太麻烦,有心要放过他们,嘴上却要吓唬吓唬:“不行,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们,下回你们还不定要偷多少棵呢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这么和老鞭子说着,没想到后面老鞭子的儿子犯了性子,他举起一根棍子就要照老田头的后脑勺抡下去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一声枪响,他立刻感到手上一轻,那根棍子就已经只剩一小截了。扭头去看,只见带着貂绒帽子的麦大叔正端着枪站在阳光下,枪口还在冒着一缕青烟。

    老鞭子吓的一哆嗦,走过去照儿子的屁股就是两脚,说:“混小子,连你老田大爷也敢打,赶紧给人家赔不是。”

    老田头一见麦大叔,心里一高兴,也懒得再和他们罗嗦,放他们走了。等他们走远了,他磨磨蹭蹭走到麦大叔跟前,说;“跑哪去了,连中午饭也没吃。”

    麦大叔瞧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说,转身上了马就要离开。老田头急了,他一把抓住缰绳瞪着眼说:“下来!你给我下来!当我没脾气是吧?下来咱把话说清楚!”

    麦大叔悻悻地下了马,低着头,不看他。老田头说:“咱们是两个大老爷们,那些情情爱爱的肉麻酸话我也就不说了,我的心意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?可今天的事,眼见那孩子被老赵糟践了我能不管吗?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,麦大叔冷冷的抬起了头,然后脸忽然变得狞猛了,说:“你对黑蛋动心了是不?看我不揍死这个混小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猛地跳上了马,一脚踹开老田头,飞弛而去。老田头急的一跺脚,说:“坏了,可别闹出什么人命官司来!”

    他也跳上马,撵了过去。

    护林所里几个年轻人正在打闹,只有黑蛋坐在一个木墩子上望着天发呆。随着一阵急促的马蹄声,积雪飞溅,麦大叔转眼就到了他面前,一勒缰绳,在马立起前蹄的瞬间,他敏捷的翻身跳了下来。这种身手惹的那几个小青年都想拍着巴掌叫好。

    麦大叔一把抓住黑蛋的衣领子,也不说话,拽着他就往树林里走。其他几个人见了好奇的想跟过来,麦大叔回头用目光一扫,凌厉的气势吓的他们噤若寒蝉地停了脚,只能伸长了脖子远远望着,互相嘀咕猜测着。

    麦大叔把黑蛋拽到树林深处,一句话不说,按在地上一顿狠揍。出于平日的敬畏,黑蛋不拦不躲也不反击,由着麦大叔教训。打了几下,麦大叔一屁股坐在雪地上,卷起了旱烟。卷好了一支,先递给了黑蛋。黑蛋晕头晕脑的接过烟,坐起来点上吸着。麦大叔又卷好一支,自己吸着,顺手又给了黑蛋的脑袋瓜子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,你老田大爷是我的,你就是喜欢他,也不准再打他注意,听见没?”,麦大叔吐出一口烟说。

    黑蛋低下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“老赵挺好的,你就好好孝敬他吧,以后小心点,别再出什么让你们丢脸的事。”

    黑蛋“哎”了一声,扔掉了烟屁股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别跟别人说这事,说了我扒你的皮!”

    黑蛋答应着,站起来,拍拍身上的雪,走了。路上碰见老田头呼哧带喘的跑了过来,拉着他左右看了看,焦急的说:“你麦大叔没把你怎么样吧?”

    黑蛋摇了摇头,挣开老田头的手,走远了。老田头拍拍胸口,舒了口气。接着往前走,没多远就看见了迎面走来的麦大叔。

    老田头说:“你看你,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干啥玩意。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刚说了一半,麦大叔猛地抓住他把他按在了一棵高大粗壮的白桦树上,用力地吻上了他的嘴。一边亲他一边喘着粗气说:“你是我的,你是我一个人的……”

    老田头搂住了他的腰,回应着他的亲吻,无可奈何的说:“好好好,我是你的,整个人都是你的,你一个人的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